星鸿娱乐_星鸿娱乐注册_星鸿娱乐平台 !    

纪念陈学昭百年诞辰

时间:2018-05-27 00:23 点击:
罗雪村画 我在很小的时候,就常听父母亲说起姑妈陈学昭。她排行第九,家里的长辈和同辈称她为九弟。海宁话称姑妈为大大,我就叫她九大。她15岁就单身离家到南通、上海等地求学和教书。在上海爱国女校读书时,上海《时报》以《我所希望的新女性》为题公开

罗雪村画

罗雪村画

  我在很小的时候,就常听父母亲说起姑妈陈学昭。她排行第九,家里的长辈和同辈称她为九弟。海宁话称姑妈为大大,我就叫她九大。她15岁就单身离家到南通、上海等地求学和教书。在上海爱国女校读书时,上海《时报》以《我所希望的新女性》为题公开征文,她应征得了第二名。她在文章中直率地宣称:“我敢大胆地说一句,一个独身的女子,对于社会上一定会比在家庭的贤妻良母发展得多。”这句话实际上就是宣告了她选择的人生道路。当年正是中国大革命风暴兴起的1923年,才17岁的陈学昭便勇敢地走向社会,开始了写作谋生的漫长文字生涯。

  通过投稿,陈学昭结识了新闻界的前辈戈公振。先是通信,后来见了面。戈公振第一次见到这位来自海宁的年青女性时,仔细看了她一眼说:“你写文章的口气是男性的,原来你还是一个小姑娘。”通过写作,她还结识了许多革命前辈。她见到瞿秋白和夫人杨之华。瞿秋白赠书,在扉页上题辞对她热情相勉。通过爱国女校同学张琴秋的介绍,她认识了茅盾。茅盾夫人孔德沚对陈学昭很亲切,让她住在一起。茅盾家对门便是鲁迅住宅,陈学昭有时就在鲁迅和周建人家吃饭,在写作和思想上就深得鲁迅、周建人和茅盾的教诲。1927年蒋介石在上海发动“四一二”反革命政变,环境日益险恶,陈学昭经常受到特务跟踪,甚至拦路盘问。她决心暂时离开上海远走法国求学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她靠《烟霞伴侣》和《寸草心》两本散文集的稿费,作为出国的旅费。到了法国,继续向国内刊物投稿,谋得生活费用,潜心求学,刻苦钻研,成为中国第一位留法文学女博士。回国不久抗日战争爆发,陈学昭三次奔赴革命圣地延安。在解放战争时期,在战火风云中,她一直辗转在东北、华北、西北解放区。

  这样,我第一次见到姑妈已是全国解放后的1950年。当时我在上海《青年报》做编辑工作。一次,姑妈到上海来参加会议,我就高兴地邀请她到报社来,与报社同志见面讲话。那天她穿着一身浅灰色列宁装,留短发,十分清秀、精神。她当时已45岁,看到我们《青年报》朝气蓬勃只有二十来岁的小弟弟、小妹妹,感到十分高兴。大家怀着极大兴趣,听她生动地讲当年参加延安文艺座谈会的情况,讲自己的写作经验。她年龄虽然比我们都大许多,是我们的长辈,但是说话直率,显得很天真、真诚。我请她为《青年报》写稿,她欣然命笔,写了一篇题为《向前迈进》的散文。陈学昭在“五四”时就是一位以优美散文闻名的女作家。后来,我又认真读了她在大连出版的小说《工作着是美丽的》和在上海出版的散文集《漫走解放区》,都感到分外亲切。

  陈学昭在1949年分别被选为全国妇联的执行委员、全国文联委员和全国作协的委员,但是她选择了回自己的家乡浙江工作,决心按着延安文艺座谈会指示的方向,深入到工农中去,长年扎根在杭州茶乡,与茶农生活在一起。我开始与姑妈通信。她来信写的字一笔不苟,写得很大、方正,像是男性写的。上海与杭州很近,我也多次到杭州去看望她。见面时她总是亲切地问长问短。我十分欣喜有这样一位美丽又慈祥的老革命姑妈。

  1957年,姑妈因为一句“省委对文艺工作不够重视”,竟然就此被打成右派分子。当时我正在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学习。消息传来,我怎么也想不通,姑妈15岁就独立奋斗,立志为社会多作贡献,在延安与许多革命前辈一起七年,周恩来、邓颖超、陈云、彭真、林枫等同志对她十分了解,作过很多勉励,怎么会忽然变成了“反党反社会主义”的右派分子呢?但不久,我在人民大学也被戴上了右派帽子。

  陈学昭打为“右派”后,被赶出原来的住处,停发工资,取消公费医疗。她写的著名的自传性小说《工作着是美丽的》,刚重版就在书店被封禁,她翻译的童话《〈噼啪〉及其它故事》本已付印,也被拆版。之后,陈学昭又被责令到绍兴县文化馆当扫地抹桌的清洁工,黑夜看管房子。一次隔壁农具厂治保员偷窃自盗,竟被怀疑到她头上。陈学昭身心遭受严重折磨,又疲劳过度,病倒了。消息传来,我真是十分担心。到1960年,当时担任小学校长的我父亲陈龙文,为让他这个“右派”妹妹和我这个“右派”女儿散散心,就约我们一起回海宁盐官老家,观看海宁潮。我再一次见到了姑妈。经历了一场劫难,她还是那么天真、美丽,还是那么善良、真诚、坦荡,对党的信心依然坚定不移。因为有信心,看起来她还是很乐观的。我一面看潮一面不禁想起她的散文:《向前迈进》!回杭州后,她被分配到杭州大学图书馆工作,一有机会,还是到茶乡贫农家或到工厂体验生活。

  “文化大革命”中,她的遭遇更惨。她的长篇小说《工作着是美丽的》和丁玲的《太阳照在桑干河上》、周立波的《山乡巨变》、杜鹏程的《保卫延安》等,都被诬蔑为“大毒草”。残酷的折磨,并没有把陈学昭压倒。那些年,只要遇到可以说一两句心里话的老同志,她就会含着热泪说:“要活下去!活下去!”

  十年之后,我们再相见,姑妈已明显衰老了,满头银发,一身是病,走路十分困难。她患糖尿病,我看到她耐心地把一颗颗药片的糖衣刮去后服药,“要活下去!”这是她的信念。她有严重的坐骨神经疼,却每天坐在桌前写作,“工作着是美丽的!”这是她从15岁到80多岁高龄一直坚持的信念。粉碎“四人帮”重新得到解放,直到因病去世,是陈学昭一生创作道路取得新的繁荣和丰收的时期。从1925年起,她为她热爱的人民留下了4部长篇小说、1部短篇小说、6部散文集、1部诗集、6部翻译小说、童话和回忆录。

  今年是陈学昭诞辰100周年,她去世也有15年了。回忆我敬爱的姑妈陈学昭,我有千言万语,一时说不尽,脑海里涌现她的外表形象是美丽的,她的文字特别是散文是美丽的,她的善良心地、道德情操和对人民革命事业的忠诚是美丽的。她“工作着是美丽的”,她的一生都是美丽的。“向前迈进”的教导,永远铭记在我心里。

    《人民日报》 ( 2006-04-04 第15版 )
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