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宇娱乐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平台网站 > 格律诗 >

谁动了我们的诗意?

时间:2018-05-16 13:10 点击:
谁动了我们的诗意?,微博 中国 提高

(原标题:谁动了我们的诗意?)

谁动了我们的诗意?

   主持人董卿(右一)与嘉宾在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录制现场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
谁动了我们的诗意?

   参加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录制的选手们(资料照片)。新华社发

1月29日,央视第二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开播,连续十天称霸荧屏。这档节目已然成为春节期间的收视黑马,引起全民关注。这个节目全部10期累计收看观众达到11.63亿人次,在微博上,节目相关话题的阅读量超过1亿。

然而,同时也有人提出,节目在专业性上尚有不少瑕疵,应该理性看待。对古诗词鉴赏常识缺乏的现状,也引起业内对当下诗词教育的讨论。

选手挑选
   唤醒大家对诗词的热爱,“剥开你心里对诗词久违的感觉”

根据央视介绍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是科教频道自主研发的一档大型演播室季播节目,以“赏中华诗词、寻文化基因、品生活之美”为宗旨,邀请全国各个年龄段、各个领域的诗词爱好者共同参与诗词知识比拼。

在2月7日晚的收官之战中,来自湖南衡阳,现任职《诗刊》杂志社的彭敏以小的分差落后于上海复旦附中高一学生武亦姝,获得亚军。

在本次诗词大会中,彭敏表现不俗。第一期比赛中,他便以80 .3秒答对22题的成绩,从百人团中脱颖而出,并将对手击败,成为第一期的擂主。在十期比赛中,彭敏是唯一获得4次擂主席位的老将。他能熟背2000多首诗词,有“背诗机”之称。

赛后,不少人问彭敏是不是有意放水,包括武亦姝也吃惊地问他,“你是不是让我?”彭敏对此否认。他告诉南都记者,“两强相遇,旗鼓相当,最重要的还是取决于运气。总决赛的题量少,偶然性自然也大。”

对于这次惜败,彭敏坦言,“其实挺遗憾的。”为了这次比赛,他花了3个月时间,从屈原到毛泽东,将一众诗人的代表作分门别类,一共整理出了十几万字的文档。

“我之前已经拿过两次电视节目大赛的冠军,如果这次能成为三冠王,那多爽快啊。”据南都记者了解,彭敏曾是第二届《中国成语大会》和第三届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》媒体竞赛团年度总冠军。

在节目播出后,不少人跃跃欲试,坦言想报名参加。据彭敏介绍,节目组进行面试选拔时,一般是出一些知识类的题目,给出上句让接下句,以及考察选手的综合反应和临场应变能力。彭敏还记得当时考官曾问他,如何用一句诗形容别人借钱迟迟不还的场景,他以杜甫的《又呈吴郎》作答。

在武汉上学的大三学生李昊宸是百人团成员之一。据他回忆,面试时,考官有四个,持续了大概十分钟。根据他递交的报名单问了一些文学常识和几个接诗句,让其谈谈对李商隐的理解,还被问及用一句诗表达面试心情,“末了再背了一首《沁园春·长沙》。”
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总导演颜芳曾向媒体透露,导演组选人的一个标准,就是选手可以唤醒大家对诗词的热爱,“剥开你心里对诗词久违的感觉”。

第二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是在去年12月5日开始录制的,为期半个月。45岁的陕西渭南的小学语文老师刘泽宇是首期出场的选手。他告诉南都记者,从下午1点进摄影棚,有时要录到晚上11点才结束。尽管时间长,但刘泽宇很享受这一过程,“选手之间的交流很愉快,录制期间都在谈诗,大有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。”

据南都记者了解,在这些选手中,有不少人拥有丰富的综艺类节目经验。刘泽宇去年暑假参加浙江卫视《中华好故事》的录制,因为在节目中认识一些人,在他们推荐之下,刘泽宇来了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。

彭敏告诉南都记者,他参加过七八档类似节目。“大概从2012年、2013年,央视和各卫视开始办这种人文益智类节目,渐渐形成一个答题圈,选手到处串场。”

何以走红?

古诗词有很强的群众性,节目让观众和选手都忙着答题
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的收官之战收视率达到1 .17%,而且比排名第二的热播电视剧《孤芳不自赏》的收视率高出30%以上。据央视数据显示,这个节目全部10期累计收看观众达11.63亿人次。在微博上,节目相关话题的阅读量更是超过1亿。

作为《中国诗词大会》两季的点评嘉宾,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康震向南都记者透露节目筹备的一些细节。据康震介绍,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筹备近一年,第二季稍作调整,增加飞花令等环节。其从一开始就介入策划,跟编导沟通节目架构,“百人团是节目组的一个智慧,通过内部小循环,胜出者变成选手,增加了竞赛性”。此外,还设计过不同方案,飞花令、用画来猜诗等环节都是经过反复推敲和沙盘预演。

在他看来,正是因为下了诸多准备功夫,节目才能取得如此高的关注度。康震告诉南都记者,古典诗词有很强的群众性,有浓厚的群众基础。这个节目的好处就是让电视机前后的观众和选手都在忙活答题。
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总导演颜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“观众反映这个节目比较好看,好看的实质是引起观众情感上的共鸣。”

在彭敏看来,节目在选手选择上很用心,不只根据诗词水平挑选手,而是涵盖各个年龄层,各种职业身份。小孩子有十几个,外国人也十几个,他们身上都有故事。

“节目能走红,武亦姝功不可没。”彭敏对南都记者说道。来自上海的“00后”高中生武亦姝,身高1.8米,在第二季《中国诗词大会》总决赛上夺得冠军,被网友们盛赞为“满足了对古代才女的全部幻想”。

除了武亦姝之外,来自河北邢台的40岁农民白茹云,面对病痛所表现的“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人生态度感动很多人。此外,北大博士陈更、石家庄6旬修车师傅王海军等人也获得不少关注。

来自四面八方,各行各业的选手为节目增色不少,在他们的身上故事似乎一箩筐。“每个选手都有火的可能。”节目总导演颜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。

不同声音

诗词圈里有人认为节目尚有不少瑕疵,应该理性看待

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火起来了,腹有诗书的参赛选手、节目对传统文化的推动作用,都获得很高评价。然而,在诗词圈子里面,则有认为节目尚有不少瑕疵,应该理性看待的声音。
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