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华宇娱乐平台,华宇娱乐注册登录系统升级中,如果喜欢请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华商网“I Movie”影评巨献 我在丝路电影节等你(一):《长江图》

电影评论 时间:2018-09-15 浏览:
《长江图》讲述了在当代,中国长江沿岸。船长高淳在驾驶货船沿长江送货的途中,不断上岸寻找艳遇。但他逐渐发现,这些在不同的码头遇到的女人,好像是同一个人—

9月19日-9月23日,第三届丝绸之路国际电影节即将在西安举行。电影节期间将有两百部影片在西安的各大影院上映。为了能让大家更好地享受这次电影的盛宴,华商网“I Movie影评人小组特别推出“丝绸之路电影节影评”专栏,将精彩的影评和影讯及时推荐给您。

长江2.jpg

片名:《长江图》

导演:杨超/主演: 秦昊  辛芷蕾  邬立朋  江化霖

简介:当代,中国长江沿岸。船长高淳在驾驶货船沿长江送货的途中,不断上岸寻找艳遇。但他逐渐发现,这些在不同的码头遇到的女人,好像是同一个人——安陆。只是随着航程的上溯,安陆时而温柔,时而疯狂,但是变得越来越年轻。高淳迷上了安陆,不断停船与她相会,也渐渐发现安陆出现的地点,都与一本未知作者的手写诗集有关。但是船过三峡之后,安陆不再出现了。高淳疯狂地寻找安陆,在诗集和航线图中,发现了安陆出现的规律。船上发生变故,但他不顾一切地独自一人驾驶货船,继续上溯长江,直到源头的雪山,终于发现了安陆的起源,和长江的秘密。

长江1.jpg

影讯:9月21日 |18:00 | 万达李家村

《长江图》

是夜,初冬。

铜陵江上,和悦洲。

雪前的长江,冷雾微蒙,洪波涌起。一片弯月形的沙洲若隐若现,终于抵近眼前。

洲中多芦荻和细杨,此时已转为深黄色。洲上百户老宅,青石青瓦,黄白斑驳。街灯暗淡,有江风萧萧然,如烟如雨,浸瓦湿墙,穿街过巷,吹杨树枯叶窸窣作响。

江上吹面寒风,已遭废弃的和悦洲上,晚来少有行人。而货船“广德号”船工高淳,正徘徊于和悦洲安陆家的窗外,寻思再三,转身离去。此时,似有个声音和他讲述这里的盛景往事。早年,和悦洲上客商云集,船业繁盛,有商人上岸寻欢,夜里与一绝美女子交合,早上醒来,发现自己与女子交换身体,变成了女儿身,而女子以商人面身,上船起帆离去。而这名商人,却只能在此等候下一个上船的商人......

在《长江图》的所有讲述中,我最喜欢这个故事。它悲冷而神秘,似传奇似聊斋,像一个冬夜惊醒的小梦,更像极了和悦洲上那条缥缈汹涌的大江。欢喜与凄苦不断,古老延绵不绝。

其实,《长江图》要讲的东西并不复杂,这个故事已经说清楚了一个大概。一个漂泊江上溯流而上的船夫,一个凄惶江边沿岸而上的神秘女子,建立起了这部电影核心的叙述结构----种看与被看,说与被说的二元关系。并且,不出一般性意向指称的,女人如水,江流如欲流,女子安陆便是长江;而船夫高淳,是江上的船夫,是江底的鱼,是古往今来的江中客,也是长江岸边无数生命体的代表。

运送江边千帆过,长江是一股生命的流;轻薄于世爱众人,安陆是一股欲望的流。长江之于生命,安陆之于高淳,是一种无言的存在。她见证了古往今来,发生于这条江上的所有生死,所有痛苦,所有罪恶、贪婪、争执、和解、愉悦、善良,却永远不动声色。她相信,所有这些都是命运的风景,是生命演进的方法,江水有荡涤一切的力量。

长江也是一个命运伦理的诱惑与魔咒。像和悦洲上的传说,长江借每一个江客的肉身而活,她让每个人的故事,成为长江的故事。而长江,则是这种身份的交替转换,命运的循环往复,在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中成为永恒。

于是,当我们把握这样一个基本的表达,进入《长江图》就会容易许多。

影片讲了两条线索。

第一条线索,是“广德号”和高淳作为生命体的代表,所演绎的长江生活经验和精神寻脉。高淳气死父亲,高淳迷恋江边女子,高淳运货杀价,船上突然爆发的争吵,江中的离奇死亡,老船夫的不告而别,高淳的宜宾被刺等等情节,都是长江上千百年发生的生活平常,而伴随着这些经验所出现的悔恨,怨愤、感动、欢乐、恐惧、罪恶,也都是生命体情感与伦理的合集。

这里,“广德号”其实是代替所有生命去经历一次次的劫难与意外。溯流而上的过程,就是不断丰富生命体经验和情感的过程。而影片认为,江上之人,他们在生活的洪流之中,被囚禁在一条船上,囚禁在固定的生命轨道上,充满了痛苦与不自由。鱼,在佛教中被喻为无限生机,自由自在。其实,“广德号”上的三个人就是三条鱼。船员武胜就是那条黑鱼,他与高淳争吵释放黑鱼,便是他挣脱渔网归游长江的努力,而当他终于还是掉进长江,并被轮船发动机碾压致死,也便完成了解脱劫难的仪式,这时候,黑鱼破网消失了;船过三峡后,老船员发现大船一路运载的是一条鱼而不是鱼苗,钟叔消失了;到了宜宾码头,高淳被刺杀,一路尾随的白鳍豚出现并消失了。人与鱼,乃至所有生命之间有着灵魂承接的关系,上演着魔幻难解的生物灵魂链。

溯流而上,本身是一次无意义的旅程,却也是形而上的旅程,沿流而上一路向西,其实是电影表现下的,生命体与长江发生的生物关联,物理关联、精神关联的一次寻脉。并且,高淳不是以纯粹的形象去完成寻址长江源的朝圣的,而是以一个带上所有生命性格、生命经验的疲惫创伤之躯出现在雪域高原上。这是生命完整的面貌,也是最真实的面貌。

影片第二条线索,是安陆作为长江的化身,在长江沿岸各地的自我显示与自我认同。从写实的角度,可以清楚地看出,这是一位女子从野性漂泊到迷失堕落的轨迹。她从宜宾与高淳分手,一路沿长江崇山峻岭诡秘行走,落魄流浪到彭泽遇见丈夫,此后又因出轨导致丈夫自杀,安陆问佛忏悔,并终于不可救药的,在吴淞沦为了风尘女子。

在超现实的层面,每个阶段,不同面貌的安陆,可以暗喻长江在各个流段,各个城市的风格。吴淞的繁荣与堕落,江阴的温婉与纯良,南京的阴郁与失意,荻港的玄奥与平常,铜陵的萧索与哀伤,都是一条河流融入城市的印象。而消失在长江大坝的,是一个窒息于水下的安陆,她无法显示自己的面目,也无法拥有自己的性格。乃至涪陵过后,安陆回到她最为自适的丛莽,找到了江水与山林幽冥沉静的精魂。她行迹飘忽,或忧伤或喜悦,或深沉或狡黠。于沿岸一路,安陆展示了她从外放妩媚,到神秘妩媚的形象渐变。

由此,到了长江源,而安陆却消失了。

安陆此前提及的母亲以墓碑形式宣告死亡,而安陆仅没有出现,已经在宜宾遇刺身亡的高淳却成为最终完成精神之旅的人物,那么,高淳究竟是否死去?安陆与母亲两个身份应该如何区隔与辨别?如果安陆已经喻指长江,那么安陆的母亲代表什么?是代表长江的源头,还是其他?